bananabones

写手➕画手‼️文章禁止转载💕谢谢

小混混和黑道大哥的故事(蔡亨源×李周宪)

居然没有这个cp的tag,LOFTER这也太冷了,一打菜粥居然是……自己割腿肉来吃了。
发短一点现打的试试水。

    蔡亨源是五年前收下李周宪的,当初只因为觉得这个小孩够狠,说不定从头培养能成大器。那天申元虎给他通了消息,说是抓到在他酒吧里贩 毒的人了,需要他去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他一贯是不许任何人在他的酒吧里搞这种歪门邪道,本来这个酒吧就是用来洗 钱的东西,万一出个差错这每天几千万的输出量就全打水漂了。

    蔡亨源这阵身体状况不太好,着了风凉又前几天在李玟赫的游艇上过了道鬼门关,一直咳嗽不断。他一开始就和申元虎说了,废两只手,然后想办法让那个人开口说背后主使,吊着尽量别弄死了。

    在黑吃黑竞争残酷一不小心就丢了命的世界里,蔡亨源一步步从底层坐上来可不仅仅是因为他那张漂亮的脸,这个他知道,每个混黑的也知道。所以不可能有人没听说过“CZ”这间酒吧不让贩 毒。

    “明知故犯”就肯定是有后台的,那么明目张胆一而再再而三,想必除了李玟赫也没别人了。如今抓住这个把柄,就算一下扳不倒他,也能好好恶心恶心李玟赫了。

    本来这个事就要过去了,没想到申元虎却在电话里支支吾吾,本来就大舌头,现在说话更不清楚了,听得蔡亨源一阵心火,又咳了几声。

    “有……有个小崽子,把人打死了。”

再转一遍,在太太之中夹缝生存

2018all珍24H企划:

本次参与宣传的有

【0H】 @霙想做个好姑娘 

【2H】 @沫世璇歌 

【3H】 @桃系吸珍‎🍰 

【6H】 @bananabones 

【7H】 @all珍写文出品宋浩范 

【8H】 @PICKMYSTAR 

【11H】 @扶疏 

【12H】 @猎寻 

【15H】 @铃リンRin 

【16H】 @糕贩子 

【22H】 @谷惟熹 

【23H】 @朔安°Starfish 

【24H】 @VVVVV

我们在微博准备了转发抽奖!麻烦在微博的all珍小宝贝帮忙转发一下!!!

大家最喜欢的是那一篇呢?欢迎留言!让太太们更有干劲吧!

宠爱(锡珍 100fo点梗文 HE)

100fo点梗之锡珍
好久没有写过锡珍了,这次要带来的是甜甜腻腻的醉酒珍,和各种宠溺的小动作的锡!想要带来从细节中透出满满爱意的锡珍,希望各位喜欢!

OOC预警!

    金硕珍又喝醉了,他平时就容易往脸上冲的血液如今有了酒精更是激动,早在他喝第一杯烧酒的时候就红的像个番茄。

    现在金硕珍正半倚在日本料理店精致包间的榻榻米上,说什么都要再喝一杯,郑号锡低头喝黑啤时瞄了一眼,硕珍哥已经有些迷迷糊糊要睡觉,于是就叠了自己穿出来的羽绒服,挑出了光滑面塞在金硕珍头下方。

    金硕珍喝完酒后是小可爱,这一点郑号锡作为他的爱人比任何人都知道。他平时很少见金硕珍这样黏住某个人,像无骨的猫一样赖着不离开。

    他从骨子里和郑号锡一样,是清冷的舟,即使行驶在匆忙繁华的人群之中却总有那么一个眼神,一个动作能够让你彻骨地知道他不属于这里。但郑号锡总觉得他的灵魂流浪了这么久,是为了遇见和他一样的人,金硕珍。

    聚餐结束后大家就分批坐上经纪人开来的车准备回宿舍。郑号锡占下了后排连着的皮座,方便金硕珍半躺在他的腿上,能够舒服的到达宿舍。

    金硕珍颈椎不太好,在宿舍就喜欢枕些质感较硬的,能够定型的枕头。这次郑号锡想到大概他会喝得烂醉,就带了一个小枕头出来预备着。

    枕头是年前他托人在中国买的,填充物是一种麦子的壳叫作荞麦壳。那时金硕珍正是颈椎病最难受的时候,严重时吐得停不下来,脸色惨白。郑号锡心疼得不行,天天陪着他去推拿,也在网上学了一两招,每天在后台的空闲时候就给他按摩。

    功夫不负有心人,郑号锡巧合下在一位亲故那里听说了荞麦壳枕芯,就托人订制了一套枕头,从颈枕,平时的枕头,到今天的小枕头全部用了最好的荞麦壳填充。说是荞麦壳无味无污染,冬暖夏凉。最重要的是有益于头部血液流通,软硬适中,可以明目预防颈椎病。果然换了枕头后,金硕珍好了许多。

    车上空调开的大,金硕珍畏寒,又是喝了酒发了汗,他摸了摸金硕珍的手,格外的冷。郑号锡从前座拿过金硕珍的外套,轻柔地盖在了他身上,又用一只手臂稳稳地放在上面怕他翻身弄掉了外套。

    “嗯…………”喝过酒的金硕珍虽然手仍是冷的,酒精在胃里燃烧升腾的热气却已经开始暖了他的身子,意识模糊中感到了碍人的外套,于是金硕珍尝试翻身并嘴里嘟嘟囔囔的以为自己反抗得很清楚。

    郑号锡俯下上半身,把脸靠近金硕珍,想听清楚他在说些什么。他其实不喜欢酒,包括酒气。呛鼻的刺激气味被人用热气吐出,所以郑号锡一直是尽可能远离喝了酒的成员。

    金硕珍是不一样的。喝了酒以后他的脸红扑扑的,像是卡通动画里的幼稚番茄小男孩,郑号锡看一次喜欢一次,至今他的手机上还有喝醉后的妹妹头金硕珍。可能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吧,喝醉的金硕珍,清醒的金硕珍,什么样子他都觉得好。

    “怎么啦,珍哥?”郑号锡小声地询问着看起来不省人事的金硕珍,温柔地像是在和小孩子说话。

    “热……”金硕珍的动作又大了些,想尽力挣脱搭在他身上的衣服,可是却险些从郑号锡的大腿上翻下去。郑号锡眼疾手快,把他抱住在怀里,一时没能控制住力道。

    金硕珍醒了。

    “嗯……?号锡啊。”

    “怎么了,哥。”

    “谢谢你……”

    “为什么要谢谢我?我什么都还没做呢。”

    “那,亲亲?”

    “嗯。”

    防弹少年团的金硕珍和郑号锡在某次团队聚餐后,在车后座交换了一个烧酒味道的吻。

Don't leave me alone 2(国旻 vjin rapline)

OOC预警!

已知的身份:
麒麟—田柾国
阴阳师—朴智旻
佛骨—金硕珍
凤凰—金泰亨

“不行,我和金泰亨约好了,我不会放弃他的。”金硕珍说这句话时眼前没有此时焦灼的局面,他眼里心里满是话中的人,深情几乎溢出。

田柾国见此场面不再多与金硕珍纠结,他手上猛然加力,青色结界顿时化守为攻直直刺向那狰狞的佛神。佛神没有匹敌上古神兽的力量,被逼退百米之远,狠狠地嵌在山石中吐出一口鲜血。眼看没戏,他收回法相消失在金光之中。

金硕珍此时才回到现实当中,看到佛神已经不见,他深深地呼出一口气,向前跪倒在莲花之中。因为再无法力支撑,金硕珍的法相被迫收回,露出了他原本的样子。

朴智旻刚想冲出去将金硕珍扶起来,就忘记了还有田柾国设下的结界。他“啪”地一声撞在了淡蓝色的光壁上,引起了麒麟的注意。田柾国差点就忘记除了金硕珍和他,旁边还有一个小阴阳师。他轻挥手,把结界撤回,“过来,你,把他安置到你们寺中”。

自那以后,金硕珍和田柾国就莫名其妙地住下了。所谓一山不容二虎,一寺也容不下两尊大神。于是乎每天朴智旻就变成了金硕珍和田柾国之间的和事佬。从他们的争吵中,他了解到自小田柾国就和金硕珍很熟,以兄弟称呼,而坏心眼的凤凰打了金硕珍的主意,最后还把金硕珍拐带跑了。

而凤凰天生凶相,天上管事儿的并不让他们在一起。所以金硕珍和凤凰就开始了长达几千年的恋爱抗争。田柾国作为和凤凰同样身份的神兽,他很早就看出来金泰亨前途堪忧,就极力反对,结果金硕珍不听,于是矛盾存在到现在。

田柾国对于朴智旻的态度就是无视。这些上古神兽活的时间太长,他们并不憎恶人类,也不喜爱人类,他们只是对于人类没有感情罢了。金硕珍不一样,他是佛祖的一根肋骨所化,他喜爱人类,好奇于人的生活方式,知识和所有事情。往往在朴智旻劝架时,金硕珍是温和的那个。

但朴智旻不想接触金硕珍。金硕珍皮肤透白,头发是浅浅的金色,浑身上下都发着光。晚上若是有金硕珍同行,朴智旻绝不需要油灯。
金硕珍五官俊朗温柔,自身却带着极强的疏离感。金硕珍单单站在那就让朴智旻不敢靠近。虽说佛骨亲近人类,但朴智旻觉得没有任何人能做到和金硕珍一起亲密相处。

比起金硕珍,朴智旻越发对田柾国感兴趣,每次田柾国无视他时就像小孩子耍脾气一样,难道所有神兽都像他这么幼稚吗?

神兽不需要一日三餐,当朴智旻端上自己的饭时,田柾国又悄悄地从不知道哪个地方冒出来,端坐在那里。若是朴智旻不给他准备饭,就会被说“哼,果然是无礼的人类!”。若是朴智旻给他准备了饭,就会被说“哼,神兽不是你们这些弱小的人类。”

朴智旻真的很头疼。

田柾国最近也很头疼。一是因为金硕珍冥顽不灵,总是想着偷偷摸摸跑出去到金泰亨那里。二是因为他老是觉得自己不太对劲。每天朴智旻都在他面前跑来跑去,虽然说神兽除了凤凰,其他的都对人类都没有多少感情,但归于实际来讲都是因为没有近距离接触过。

人类过于弱小,田柾国可能现出原形一掌拍下去,掌风都能杀死一个国家的人。于是神兽基本都秉持着不现世无烦恼的法则,生活在各种渺无人烟的山河或几重天上。

所以接触久了以后,田柾国就觉得朴智旻很特别。他会每天早上和寺中的长老们道安,也会抱着把比他还高的扫把清扫地上的落叶。而最特别的是朴智旻每天都会撞钟。听他所说,这是人类纪念每天的一个方法。田柾国特别不理解,对于他长到几乎永生的生命,百年宛如半个时辰,千年就是一天。

“但是我们会死,日子对我来说过得很快很快,就像所有人都在快跑,跑向生命的尽头。”朴智旻总会微微低着头,就像他第一次见到田柾国时那样,他的嘴嘟嘟地,向下看的眼睛像是一轮下弦月。

朴智旻这个样子让田柾国想到了那些帝王,在他面前低眉顺眼,一点统治苍生的威严都没有。田柾国想到这就很不舒服,要是朴智旻这个人类能一直活着就好了,也许等哪天他找白泽问问,有没有让人不死的办法。

奇怪,自己为什么会这么想?

朴智旻曾在一本古书上看过,神兽的休眠期都很长,最短的凤凰是一千年,而最长的玄武长达五千年以上。他想这应该也是一个影响他们处事的重要因素。神兽之间互相嫌弃的不行,更别说相恋。若是喜欢上了某个凡人,岂不是一眠过后连那个人的尸骨都寻不见了。

想到这里,朴智旻眼神一黯。他不知道田柾国还能在这里住多久,但他还是很喜欢这个没见识过人情冷暖的麒麟的。

秋末的天气冷了起来,位处山巅的寺庙更是已透出了冬季的凉气。朴智旻只穿了薄薄的里衣坐在庭院前发呆,许久后寒气早就渗进了身体里。他搓了搓手臂,准备回去睡觉。

“你,别挡路。”清澈的少年声音在耳边响起,一件手织小褂掉在了朴智旻的肩上,他往上一看,田柾国逆着光向下看他。

月光在田柾国背后晕成了一团白光,勾勒出他那头隐在黑夜里的头发。明明是逆光,他的眼睛却像是万物之光都藏在里面,明亮宛如朴智旻小时候看到过的孔明灯。

可是那盏灯飞到半空就燃尽了灯油,蓦地坠入了黑漆漆的河中。朴智旻不想再失去这盏近在咫尺的灯了。

想到这里,他意识到了什么。

在田柾国和金硕珍的吵吵闹闹中,三个月很快就过去了。其中朴智旻断断续续很多次尝试和田柾国表达了自己的心意。最后一次是在深冬雪夜。

“麒麟大人,我在想。会不会有一天你会爱上一个人……”

“不会,人类生命短暂,与我们不一样,况且情爱之事不会发生在弱小低贱的人与神兽之间。”

田柾国回的干脆利落,像是铡刀应声落下,斩断了朴智旻的那点心思。可他似乎忘了,朴智旻也是个人类。

田柾国不知道,他这句话影响了朴智旻一生。

雪在窗外簌簌地下着,压断了寺中最后一支含苞待放的梅花。

一天后,田柾国和金硕珍不辞而别。

一个月后,朴智旻找到邪术。

两个月后,田柾国从郑号锡那里听到,有个叫朴智旻的阴阳师屠了万人,怕是从哪里得知了长生邪术,已有邪兆从血海显出,是阿修罗之相。由天上派出的神已经无法压制他。

九个月后,朴智旻杀满五十万人,以极阴极恶之法脱离凡胎肉身。五十万鬼齐哭,啸破血海封印,魔物纷纷来到人间作恶夺命,朴智旻人身浴血,用这五十万冤魂硬生生抢到神格,功德簿上无法再记录他的恶行。听说因为犯下了这极大的恶行,朴智旻煞气冲天,出世一刻千道雷劫从天而降。

万年出不了一个的活人阿修罗出世了。

无题 3(果珍 HE)

警察果×医生珍
OOC预警
文章未经授权请勿私自转载

Enjoy

    金硕珍一向很喜欢咖啡厅,各种各样的小摆设或简约或温暖,混着咖啡豆被研磨的香气,挤在小小的四方屋里,招着路人的魂。但他总共就去过2次,一次是父母离婚时,一次是现在。

    面前的小孩低着头就露出个浅浅的发旋,乌黑锃亮的发丝柔软蓬松的从那个点分散开来,让人不由得想摸一把。

    金硕珍迟迟地不肯开口,他也低下头,从容地拿着瓷白搅拌勺在咖啡杯里画着圈。陶瓷相互碰撞的声音此刻并不刺耳,而是充满了揶揄。金硕珍真是很想看看,田柾国什么时候才能开口。

    “那个……哥!”

    好了,开口了。

    “我想了想!”

    “嗯。”

    “我很喜欢哥!我觉得是一见钟情的!”

    “嗯?”

     金硕珍差点一口咖啡喷出去毁了自己A院院草的名声。现在的小孩都这么猛的吗?金硕珍有点承受不住。虽然自己也有那么个意思,但是他本来想慢慢来,不着急,一步步让田柾国意识到自己的想法。

    结果这次刚见面,小孩儿就道出了自己的心声。

    金硕珍觉得自己很矫情,明明喜欢人家,想着怎么在一起,却当对方表明心意时生了疑心。只是几面之缘,可以信任对方吗?

    金硕珍相信那些美好而又长久的爱情能够发生在电花火石的瞬间,但他从来不相信会发生在自己身上。金硕珍像是沙漠里行走的迷途人,一直以来眼中都是漫天黄沙,如今看见了一潭清泉,他无法再管那是否是幻象。

    金硕珍准备放手一搏。

    “柾国,听着。我的心意是肯定的,所以在这里我就和你把所有的摊牌,你要是能接受,我就答应你。但是记住,我的前一句话并不是前提,而是我希望你能思考清楚。”

    田柾国本来是抱着很丧的心来的,算上检查和昏迷抢救一共见过不超过六次的一个人,怎么看都不会有太大可能性答应他,结果听到了这样的话,眼睛都亮了。他整个人都像接到了新任务一样兴奋。

    “我曾经被一个有心理疾病的病人绑架,差点被强奸了。所以我不是很喜欢全权把信任交给别人,这会成为我们之间很大的障碍。我们年龄差了好多,我的理智大于感性,这也是一个隐患。”

    田柾国沸腾的血液瞬间冷却下来。咖啡厅里恒温空调保持的温度宜人,他却感到身处寒冰地狱。

    他什么样的犯人没有见过,毒瘾犯了以后扭曲狰狞的脸他见过不下百张。但听到一个当事人如此冷静地说出过去,金硕珍是第一个。

    田柾国是个充满能量的人,他是向阳生长的生物,他认为两人间只要同心协力就会克服一切。

    但他听到金硕珍的经历还是心悸了一下。

    “没关系的,哥。我想,那是因为你还没有遇到一个能让你放心全权托付的人。现在你找到啦!”

    金硕珍几乎流泪,这句话他等了好久。

    田柾国看着他红了眼眶,觉得自己又更喜欢金硕珍一些了。

PS 金硕珍染发是我最大动力。倒数第二段和无题2相呼应哦!他们彼此都说出了彼此想要听到的那句话!

随笔

我爱他,我真的爱他,他要什么我都想给他。可是现在我想抱抱他,却抱不到,安慰他,却听不到。我想让他别哭,又想让他哭,想让他节哀,又知道这种话最没用。我该怎么办,我只能站在你身后继续爱你,看你难过却无能为力。我爱你,金硕珍

Don't leave me 1(国旻 vjin rapline)

背景设定淮上太太的提灯映桃花

OOC!

“我们不要再见面了,下辈子,下下辈子,直到永远。”

朴智旻在神格抽离时感到前所未有的剧痛,他颤抖着声音,也只能是勉强咳出这句话。随后万道雷劫从天而下直直地劈在他与那人身上,包裹着巨大能量的强光在眼前炸开,他坠向血海。

朴智旻第一次见田柾国可以追溯到很久之前,久到旁人都已转世,旁景都已化为灰烬。但他依旧能清晰地说出所有细节,历历在目。田柾国一开始只是坐在那里,安安静静地被阳光拢着。他的轮廓犹如光影聚集,朦朦胧胧发着神辉。朴智旻那是是个神社的镇守驱邪师,他只需一眼就看出田柾国非凡人之身,但他不知其真实身份。

“您好,请问您来此地有何贵干?”

被询问的人并不给反应,他浅浅地撇了朴智旻一眼,就又回到原样。田柾国作为上古神兽太久,不愿与凡人交流,哪怕眼前的人有些许灵力,却也不足成什么气候。
气氛被平衡在尴尬又和谐的点上良久,朴智旻只是深跪在距离田柾国三米开外的地方,窗外红叶窸窸窣窣地落下,田柾国巍然不动,一切仿佛都与他没有关系。直到金硕珍出现。

那大概是两个时辰以后的事情,平常绕在手腕上的青色佛珠颗颗崩散,是妖气。是浓烈到降妖珠无法抵抗地步的妖气,青色佛珠开始被黑雾笼罩,不需几秒就已经被压为粉末。朴智旻瞳孔放大,瞬间身影暴退,从袖中抽出符咒诵经划出结界。

而田柾国只是平淡起身,在朴智旻额头轻点,“看着,我来就是为了这个。”朴智旻周围迅速聚集微微泛青蓝的法力包围成罩,他被整个人圈在了里面。

接着,朴智旻看到了他往后这一千二百六十七年五个月里从未忘记过的一幕。

田柾国在空中徒手勾勒了一个无比复杂的图案,接着图案光芒愈发耀眼最后盖过一切。

随之而来的是田柾国祭出法相。他依旧是鸦黑短发,却如入水般漂盈在空中,青蓝色长袍外包裹着用纯白细绳固定的银色铠甲,他眼角多出一抹朱砂红,却慢慢过渡到了青色鳞片。田柾国的手臂附着鳞片,腰以下是兽态的后肢,而身后则是一条燃着蓝焰的麒麟尾。

此刻,朴智旻才终于意识到田柾国是古书中记载的上古神兽麒麟。他对于朴智旻不屑的态度,则有了十足的解释。

麒麟,吸收天地精华,自开天辟地后就逐渐逐渐化形的四神兽之一,相对于出生便带有极凶相的凤凰,他的力量更加纯洁,于是香火不断万人朝拜。仅古时现身一次,降临之国百年来风调雨顺战无不胜,帝王下令用纯金铸造麒麟相万尊,以祭盛世。

这样的田柾国,该如何把一个普通到极点的驱邪师放在眼里。他不过如卑微的一粒尘埃,在麒麟上万年的生命里连痕迹都留不下来。

于田柾国,朴智旻无足轻重。

田柾国紧紧地盯着空中,直到有两个身影浮现。转瞬,其中一个被戟狠狠钉在地上,摔落在神社外的石坑中。接着另一个也随即落下,召回武器,两方对峙。

朴智旻感受到沉重的楠木地板振动许久,他在绝对力量下意识到了人类的渺小,与几十重天上的神相比,即使是能够御剑施法的阴阳师,也只是一抹灰尘,甚至无需施加任何压力就会被清风吹走。

面容清秀英俊的男子将穿透肩头的戟决绝地拔出,金色的血液瞬间浸透白衣像是残酷却充满美感的昂贵扎染。

此时佛乐在天际响起,万丈高的佛像平地而起,“金硕珍!你违背天地法则,身为天赐佛骨却与上古凶兽凤凰厮混!今日就将收取你的神格,贬入血池!”面色狰狞的佛神亮出三面像,光团在手中聚合。他发出的声音洪亮如钟,朴智旻几乎被震出气血。

在此瞬间,朴智旻看到田柾国冲到了那男子面前,在短短几秒的功夫内与佛神用元神之力对峙,将其逼退几百米之远。

“金硕珍!我可以救你!但你必须离开凤凰!他已经不是神兽了!两千年前他就早已堕入魔道,如今就是个不三不四的东西!”武力非凡的麒麟一边维持着青色结界,一边向身后喊着。

而金硕珍却不动声色,他的伤口在快速愈合,滴在地上的血液流向泥土渗透下去,所在之处开出一片白莲。在无水之处生出的朵朵白莲残留着金硕珍的金色鲜血,气氛诡异而又神圣。

“不行,我和金泰亨约好了,我不会放弃他的。”